情场如战场 远在非洲的男友雇侦探调查我

郑爽有着俏皮的短发,樱桃小嘴微微上扬,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。她穿着时尚,搭配得体,只是精神略显疲惫。说到幸福处,郑爽会勉强笑笑,她说她现在只想逃,但是又舍不得。明明应该是“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”的爱情童话,不知何时成了温柔陷阱,跳进去就爬不出来了。
完美男友
余杨曾经是人人称赞的完美男人。
我大学毕业后独自一人在武汉上班,常常会觉得没有归属感,虽然平时在人前总是乐呵呵的。那时候我像一个结婚狂一样,特别想安定下来。两年多以前,好心的朋友给我介绍了在国企工作的余杨,他当时26岁,我看过他的照片,高大英俊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我们开始在网上聊,余杨说他人在非洲,是被单位外派到非洲做管理人员的。我们相识的时候,已经是他在非洲的第三个年头。一年之中,他有九个月在非洲,其他的时间可以回国休假。
在我的印象里,穷困、疟疾、酷热、落后、抢劫都是非洲的代名词,所以起初听说余杨在非洲时,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,很想放弃,但是余杨锲而不舍的追求打动了我。我是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人,余杨显然跟我的性格相反,他对认定的事情都锲而不舍,并且追求完美,他也是一个完美男友。
过去两年里,我的生活基本上是这样的:北京时间早上8时,余杨打电话喊我起床。8时30分当我一切收拾妥当准备出门时,手机又会响起,“出门的时候带钥匙,锁好门后,在奶箱里拿上牛奶。”电话里余杨的声音还在提醒着我的下一步。“好啦,我都按你说的搞好了,我要去赶车了。”我挂了电话,连同余杨的唠叨一同关在了万里之外。
晚上刚回到家,余杨在网上等我,告诉我床单已经用了一个月了,可以洗了。他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,甚至比我自己还要清楚,他知道我什么时候该换床单,什么时候该换煤气,什么时候该做卫生,把我这个马大哈训练得有条不紊。虽然,有时候我会觉得他唠叨,但是能被身处遥远异国的他牵挂着,我觉得很幸福。
去年我生日的时候,收到了余杨给我订的生日礼物和花,我特别开心。别人都说分隔两地最怕过节,我一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,下班回到家躺在床上,跟余杨讲一整晚的悄悄话,要比大街上的红男绿女幸福得多。我甚至能想象得到,在遥远的他乡,无论那里是冷蓝色天空的夜晚还是红彤彤烈日的中午,他的心都在中国武汉。
在非洲,余杨除了工作以外的所有时间都花在了我身上。情人节、生日、圣诞节,所有女孩都期待的节日,余杨的关爱都不曾缺席。节日当天,我会收到他在网上给我买的礼物,我知道他那里网上购物很不方便,买一个东西往往需要在电脑前守上一整天才能付款成功。
自律与律人
他的同事在非洲一呆就是大半年,除了寄钱回家,有的人会拿出一部分钱在那里包养一个小姑娘。跟余杨同住的是跟他关系一直都很好的同事,那个同事也跟外面一个女孩子不清不楚,而他实际上在国内有家庭有孩子。余杨就特别看不惯这种行为,有一次好朋友夜不归宿,他甚至把他的东西扔到门外。
从这件事情我就看出余杨不仅体贴,而且人很正直,人品好。我的朋友们都说像余杨这样的男人是人间极品,我绝不用担心他会出轨,我心里也很踏实。
在我们谈恋爱快两年的时候,余杨为我回国了,那是2011年3月。其实他在那边工资是国内的好几倍,但他说我比赚钱更重要。我们本来的计划是他回国后我们就结婚,可是后来我们发生了太多的事,打乱了结婚的节奏。
我心里的变化从他回来后的第一天开始,但是我知道问题的种子埋在我们相识之前。那天我陪他去银行开户,业务员是个女的,留下余杨的电话号码之后,她一有新的理财产品就会发短信过来。在我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在余杨那里却是极大的烦恼,他对银行女业务员发短信给他这个事情很反感,因为他觉得这样他就必须总是向我汇报情况。不仅仅是业务员,在生活中只要有异性找他,他都会详细向我汇报。
我起初只是觉得他没必要这样,后来次数多了我才从他的这些行为背后读出了他的深层含义——我应该像他一样,只要有异性找我,就得详细向他汇报。余杨认为现在社会太复杂,女孩子实在不让人放心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求我与我的朋友们少联系。
我以前确实有一些朋友有不好的习惯,比如说抽烟、喝酒、打牌。他说为了我好,我最好跟以前的朋友断了,我说我总不能跑到人家面前说以后我们不联系吧,他说那就把手机号换掉,我说那朋友还是会通过其他朋友知道我的号,他说那就新号码谁也不告诉。“宁可错失一千良友,不可错交一个损友”是他的口号。如今,我可以断的朋友都断完了,为了爱情,我一个朋友都没有了。
泡沫爱情
5月的一天,我做饭的时候他说要帮我装手机软件,实际上是检查我是不是跟别人有联系。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,就忍不住跑到厨房里问我。我心里很不爽,把锅铲和锅碰得叮当响。他说我不该不高兴,他认为他翻我手机是正常的,那是他的权利。我也可以翻他的手机,说着还把他的手机塞到我手里。
我沉默了,他像是得到了我的默许一样,开始查我的通话记录,他一个号码一个号码问,我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答。有的是我工作上的客户,有的是我的同学,他问一个,我心里对他的厌烦就加重一点,到后来我实在是忍受不了,闭着嘴不说话。
他暴跳如雷,想要逼我讲话。其实那个号码是我的一个亲戚打的,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,我就是犟着不说,我们从那一次开始频繁吵架,而且他的行为越来越极端。
跟余杨吵完,我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,塞上耳机,躺在床上,从床头柜上随手取过一本时尚杂志懒懒地翻。耳机里放着轻柔舒缓的轻音乐,这乐声却没能熨平我揉皱了的心情。杂志上一页页艳丽的图片让我觉得格外心烦,画册甩在一边,从耳朵上扯下耳机,索性仰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任思绪飞起来。有时候,我真的觉得过去两年的幸福心境像梦一样地不真实,那仿佛是一个温柔陷阱。
跟他吵架的过程中,余杨还说他以前在非洲的时候在网上找了私家侦探,花20000元把我跟我前男友的过去调查了一番。他把我前男友的家底都调查得清清楚楚,我不知道的事他都调查出来了,有时候想想觉得余杨真的很可怕。
有一次我看余杨刮胡子,卫生间透气的窗户半开着,城市的嘈杂乘虚而入,余杨面无表情地对着镜子修脸,而我默默地倚在门旁看他,镜子里我看到的是一个冷漠的男人,看到我后他拼命想挤出一丝笑容,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情。不管余杨如何对我笑,我都能从他的笑容背后看到他的无情。
有一次他脖子疼,我说带他去我经常去的美容院按摩,好不容易说服他去了,他去里面转了一圈就出来了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他就只是过来看看我平时接触的人,我觉得他的想法很不可思议,于是我们又开始吵架,从凌晨到八点,他还把我打骨折了。
我越来越害怕,害怕跟余杨呆在一起。如今我有家都不能回,前两天我们又吵架了,他把我浑身都打青了。我去亲戚家玩的时候不小心被亲戚看到,他去接我后认为我是故意要让别人知道,把车开得飞快,我吓死了,他一停车我就跑了,不敢回家。两年的温情与这几个月的无情让我适应不了,我就像活在噩梦里一样,但是我又舍不得跟他分开,正常情况下他对我特别好,我不知道如何选择。(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)
安全撤离
正是因为余杨很爱郑爽,所以他时刻关注她,对她的朋友小心谨慎。余杨属于偏执型人格,爱得越深,就越偏执。跟他对着干,自己受伤的可能性就会增大。与其碰得头破血流争取权利,不如给他安心给自己安全。如果性格真的不合适,建议安全撤离,不欢而散太危险。
也许是因为非洲的几年经历让余杨极度缺乏安全感,偏执型人格遇到刺激很容易做偏激的事。既然没有他想象的那些东西,就尽量给他足够的安全感。也许他的情绪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平和,到那时再看,需要分手的话,提出来。对待这种男朋友,还是要讲策略。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