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昔侦探三大案件有哪些

「 私家侦探」这份职业总盖着神秘面纱,只因侦探世界从不会「明查」,而是「暗访」。加上电影和小说对侦探查案时的气氛渲染,行外人难以了解现实中的侦探世界。今时今日与昔日的侦探案件种类有何演变呢?其中又反映了香港那些面貌呢?
八十年代捉「老千」
八十至九十年代,赌业未有严格监管,常有「老千」潜伏赌客之中,包括街头巷尾以时租形式出租麻雀台及麻雀的士多,或婚宴场合。难怪当年电影「赌神」、「赌圣」、「赌侠」等系列如此受欢迎。纵横侦探界三十年的私家侦探张大伟当年接了很多这类委托,他称:「不论麻雀或朴克,委托人觉得经常『输钱』,怀疑遇上『老千』,但苦无证据。 」他们查案时安排人手到事发地点部署,观察目标人物有否「做手脚」。「老千」集团甚至与“CID”合作,「老千」出动,“CID”保护人身安全,行骗成功后,双方分账。
九十年代查「二奶」
「男女关系」是私家侦探最常委托的案件,高峰期必定是九十年代初至中期,大陆经济开放,吸引大量港商北上设厂,张大伟:「厂商长居内地,难解寂寞,出现了『包二奶』、『包三奶』情况。那时,酒楼如有漂亮女侍应,不足一星期已不见踪影。很多港商均年轻有为,经济条件好,女生又如何敌过金钱诱惑?」今时今日,不少港商回流香港,生意亦不如昔日兴旺,北上「包二奶」的状况也大幅减少。
近年捡「文雀」
这十年间“smart phone”诞生,让「文雀」由「打荷包」转变成偷手提电话。张大伟:「一般人不会随身带数千元在钱包,但随便偷取一部手提电话,已值数千。潜伏香港的『文雀』以内地人居多,他们在人多的地方下手,短则十多分钟,长则一两小时。」过去数年「自由行」兴旺,失窃案也转移到化妆店及药房。他们曾受委托调查内地店铺以低价格出售名牌化妆品,一查之下发现是「贼赃」。张大伟:「那化妆品店每天被盗取超过十万元货品,我们主动向她们『报料』,才加强保安。」
失踪
辽阳私家侦探公司多年来,调查的案件五花八门,男女通奸、人口失踪、失窃、「出千」、谋杀案……勇破奇案的确实不少,如数年前「罗湖桥神秘失踪案」,父亲委托寻找失踪儿子,沈阳侦探香港有其出境纪录,内地却没有入境纪录。张大伟透过电话定位,发现失踪目标电话讯号在福田,逐步调查下,得知目标在东莞,被国安部逮捕,并清除其内地入境纪录。除了以上案件种类,近年私家侦探受委托彻查的案件更是五花八门,单是「男女关系」,调查的原因比从前更「多样化」。昔日,太太调查丈夫是否有「小三」,近年接过委托如「小三」想调查情人是否有「小四」;男委托人要求「婚前调查」,查探伴侣是否为了金钱才结婚;内地委托人寻找香港「假结婚」的对象等。现实大概比小说更离奇!
张大伟示范使用追踪器,以作偷听之用。私家侦探自由进出黑白两道,令不少江湖「古惑仔」羡慕,虽然如此,侦探社也曾遇过危机。十多年前,江湖两帮派的斗争,把他们「拖下水」。话说,一帮派委托他,24小时拍下某大厦正门的经过,任务原是简单不过;工作进行第二天,另一帮派的人派出十多人,街头巷尾围堵侦探社职员。「当天我不在场,面对这状况,一定先『响朵』,对方才给予解释机会;否则刀剑无情。」江湖恩怨险些殃及池鱼,此事最后逢凶化吉,但证明私家侦探也有危险性。
-